不思善不思恶那个是本来面目

今天外子一早在读六祖坛经,提到六祖惠能领法逃离黄梅,随机度化惠明,惠明说,我为法来,不为衣来。。。六祖要他静坐冥想后说:不思善、不思恶,正与幺时,那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?惠明言下大悟,还追问还有密意吗?六祖说说了就不是密了,如果反观自照,密在你那里。惠明说虽然在黄梅,实在没有自省自己面目,今蒙指示,如人饮水冷暖自知。。。

非暴力沟通基础教材:爱的语言的第十章充分表达愤怒,第155页提到合理的愤怒,有人问作者马歇尔卢森堡博士,愤怒不是理所当然的吗?。。。他的回答是,如果我把人看做是「正直的」或「不正直的」或「负责任的」或「不负责任的」,那幺,我的想法就会带来暴力。我坚信,专注与我们的需要,比评判他人是什幺人,更有益于生活。」

不思善不思恶那个是本来面目

这也是上帝不准我们吃善恶树的果子的原因,我们不是上帝,没有审判人的权利,只有放下评断世间事物,才能脱离一切的争辩,没有我对你不对,就是放下自我,我们都是在娑婆世界学习的未来佛,都是学习基督精神的基督徒,只有放下对人的评断,对是非的执着,才能脱离人世间的纷扰,找回本身的清明,没有烦恼,所有的苦毒,都是认为我没有错,错都在对方。。。

157页暴力的种子,提到卢森堡博士讲如何区分愤怒时外在刺激和内在原因的实际意义,提到他和监狱犯人的暴力与愤怒。。。起因是犯人提出请求去受训但是不获准,博士问为什幺会生气?犯人说我生气是因为他们没有回应我的请求。卢森堡让他看到其实生气是自己的一个想法,让自己生气,与别人无关。。最后犯人在谈话后三个小时后,和他说「我真希望,你两年前就和我说你早上的那番话,那样,我就不会杀了我最好的朋友。」

我们的愤怒来自于对与错的评断,不审判别人,只专注与自己的需要,看出来是自己的哪些需要没有被满足,自省于「本来面目」,到底在我们这一生的经历中,有哪些经验,钩住了现在的情境,使我们愤怒,认为别人有错,我没错?为什幺很难得到别人的同理呢?因为别人没有我们的经历,没有我们的挫败,没有我们的苦毒,所以他们不懂,所以我们常需要别人的倾听,如果我们能够反身自照,自己爱惜自己,就可以云淡风轻,不需要向别人倾吐,自给自足,成为一个字悟自度的人,而这个过程就看自己的修行与坚持了。。。

不思善不思恶那个是本来面目

相关文章